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利的眼镜👓

(突然兴奋)
以图纪念以下今日进獾院~

以及非常抱歉之前的泄题行为嗷(鞠躬)QAQ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感谢!!受教了!!

一下仅仅为自己拙见:

之前我也有几次遇到过相关题材的东西(图/文),自己只是因为“感觉不喜欢”所以略过没看。
在看到这篇文章以前,我这样认为:在网络上人们是“随性”的,甚至是可以“放纵自己”的,网民们不必太严肃,不用去管那么多现实中需要遵守的“条条框框”(其中就包括伦理道德方面的禁忌),让人能去追求和建造自己理想的另一个世界(至少对于我而言如此),突破限制去认识更多也创造更多……

但我却未意识到“正确的道德观”“做人的底线”“人文关怀”是不论在现实或是网络都应该被人遵守与践行的。

在网络上多次的“一笑而过”“认真你就输了”的“随性”中,我们的道德感观、世界观念也被淡化、“玩笑化”、“随意化”甚至扭曲掉。

自己的感想还是太过无力苍白幼稚与浅薄了。
我能做到什么呢?
我会努力端正自己对网络的态度,做到在网络上发言行事有原则有底线,对自己言行负责。

向作者致敬,向作者看齐!

德哈研究中心:

我本以为这件事小范围讨论就可以了的,没想到竟然有人觉得提前预警了#恋童#和洛丽塔就可以用德哈这对CP为所欲为,把哈利·波特写成一个恋童癖是一种写作自由。
原创作品你怎么折腾都可以,但是哈利波特?恋童?德拉科马尔福?一个放浪的儿童?你要设定一个怎样的背景才可以顶着这个名字去写洛丽塔,并且觉得自己不需要为宣扬这种思想而负责?
知道自己不道德就捂着,别去糟蹋两个生动的角色。
他们不属于你。
同人写作是带着镣铐起舞,觉得写得脱离了这两位就不要顶着他们的名字了。
同人与原创之间是有界限的。如果一个人真心喜爱某个角色,请记清楚了,ta不是你的。
你的道德观念再模糊,再三观扭曲,都别给角色泼脏水。
谢谢。


Ara:



Laceration: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恋童癖,你们做的事比恋童癖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写或者画软性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愚人节特讯:震惊四院——Weasley家的小儿子公然追爱McGonagll 教授为哪般!》

#昨天我搞了个大事情#
#依旧Ron主视角#

《愚人节特讯:震惊四院——Weasley家的小儿子公然追爱McGonagll 教授为哪般!》


“Hermione 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不 好 。”——吐字十分清晰。
拥有着蓬松棕色长发的小女巫加快速度向前走着坚定地摆脱了我的纠缠。

我绝望地捂住脸倒在harry怀里。

更糟糕的是——这时候Fred 和George 欢快地跑过来扬着报纸 围着我和harry打转。
“来啊让我们读读今日的报纸里完整刊载的——”
“我们的亲亲小Ronnie 真挚的求爱情诗!”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
“我都愿你拿去”
“只求您让我永远留在您的课堂上”
“让我能看到你——”

“你美丽的浅灰色眼眸”
“你可爱极了的眼镜花纹”
“你眼角闪耀成熟的风韵”
“你变形成猫时的神秘”

“噢 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
“恳求您让我永远留在您的课堂上”
“让我能好好看着你——”

(走廊上的人越聚越多——真是够了!我能明显感受到扶着我的harry在憋笑!)

这两个混蛋一脸柔情地对望起来,又极为和谐地一左一右向人群张开双臂:“——瞧瞧!瞧瞧!多么动人而卑微的感情啊!”
“我们可爱的小Ronnie ——”
"我们勇敢的大Ronnie ——"
(合)“我想你将收到来自老妈的吼叫信!”

——————————
天啊谁来给我一个遗忘咒吧!谁都可以!






————————————
放飞自我中……双子出没XD
@文葵 @甜食与小雀斑 @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锐的黄金右手 

韦斯莱双子生贺


#1978韦斯莱双子39岁生日快乐#
#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店庆日#
#联文一篇,Ron 主视角#
(这是我在名人朋友圈和他人写的联文。我名朋的皮是Ron Weasley (594),欢迎来耍~配合名朋上另外两位(Fred Weasley (357)与George Weasley (374))的两篇联文一起食用更佳www)



四月一日。

早上十点整:
“今日对角巷韦斯莱把戏坊开业店庆日
全场八五折!八!五!折!
还有精美救世主签名照附赠!”
配合着“Sonorus ”,被拐来当免费苦力的李·乔丹站在二楼面向熙熙攘攘的人群,如同在赛场上解说时激动地挥舞着George 分发给他的仙女棒,将今天韦斯莱双子的开业庆拉开帷幕。
而睡得正熟的我被幼稚鬼Fred 和George 一人捏着鼻子一人捂住嘴巴憋醒。
炸毛中。


下午三点四十三分:
魁地奇公益赛(由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举办)火热进行中。

“漂亮——把戏坊队的击球手双子配合默契直接将他们特制的红色辣椒鬼飞球打入Wood的嘴里!快看Wood现在喷起火来了!”

听了这话我直接笑得在空中翻了个滚,准确来说是半个滚就有什么东西又打到了我右脸上!

“好啊harry!”我抹了把脸,认准方向迅速地调整好动作俯下身朝harry飞去,找准时机一个扫尾利落地将游走求抽向他。
“快看harry一个浮夸的720°飞转,完美避开了来自Ron的游走球——哦不 却被来自Ginny的金色飞贼打中了脑袋——”乔丹应景地发出哀嚎并捂住了自己的头,围观的人群也爆发出一阵阵哄笑。
哈哈,我咧开嘴冲Ginny挤挤眼睛:干得漂亮!
两道快乐的身影又冲向战场奋战。


下午五点三十分:
魁地奇赛事完满结束。

真是太尽兴了!
我胡乱擦把汗,终于舒爽了一些。感谢赫敏体贴地跑来给我递毛巾!
“Harry呢?”
她好笑地撇我一眼,用手肘捅了捅我的腰示意我看向右方,好吧,当我没问,那两位黏黏糊糊地简直让人没眼看!

“那么今天,”我和赫敏回过头看向站在天台上已经辛苦了大半天还不带喘气的乔丹,“我们知道,不仅是愚人节,以及把戏坊店庆的日子——”他特意拉长了这句话,“还是我们伟大的韦斯莱双子的生日!”
我和赫敏相视笑了起来,又看向昂首挺胸出现在了天台正前方的Fred 和George。他们浑身洋溢着奶油和辣椒味的幸福的气息,快活地向我们挥挥手。
人群欢呼起来。
“好啦,别为我们鼓掌,我也不说什么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的话了,我现在只想唱一首歌。”George 他清了清嗓子。
我有预感他要唱什么。
“韦斯莱有一对双子,
他们的脑瓜绝对棒,
把戏坊的人放声唱,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韦斯莱生来群星绕,
他们的把戏是最好,
弗雷德乔治韦斯莱,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那明明是我的歌!”我说。



——————————————
@文葵  @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锐的黄金右手 
@甜食与小雀斑 
默默求夸奖——好的我又要潜水好一会了~

慎入!
一个神奇的脑洞(再见)
如果credence不曾被无比厌恶魔法仇视魔法的母亲虐待,而是被部长收养……大概是这样的吧。


目前我有点茫然
真部长×credence属于暗巷组吗

最后脑袋一抽就画了个心 然后还撤销不了是闹!哪!样!更崩了!
啊啊啊啊啊啊捂住自己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Dear credence,who are you waiting for?







啊啊啊啊啊啊啊
晚自习摸条小鱼✧ʕ̢̣̣̣̣̩̩̩̩·͡˔·ོɁ̡̣̣̣̣̩̩̩̩✧

练手。
自己果然画废上色废⋯⋯
加油。


Graves×Gradence(可逆嘿嘿嘿)
之前刚看完电影还不知道罗琳对他们的设定,以为这对没希望了⋯⋯暗巷组重新燃起了我对这对的热爱!
各位都甜/虐坏我了!
⸜( ´ ꒳ ` )⸝♡︎比心暗巷组的各位!!!

新尝试的指绘软件sketches画的,慢慢摸索中~⸜(* ॑꒳ ॑* )⸝

我是一只不孤独的北极熊。
有一天
我遇到了猎人。